一些源自1996年所寫的文字

一個偶然的事件令我找到這本記事本,封面是少年時的林志穎,在第一頁用不同色彩的筆寫著「不願天長地久,只願曾經擁有」這句話和「趣味書本」這幾個字,並且貼著幾張當時從信封撕下來的郵票。這是一本1996年的記事本,那時的我應該正在讀著初中,正是處於對異性充滿好奇及好感的年齡。

這本記事本中有一些自已寫的日記和所謂的文章,但更多的是抄著一些歌詞及當時很流行的散文詩。當然特別流行一本叫著《純真的愛》的散文詩集,作者好像是藍戈,不知大家對他是否有印象,因為這本記事本中很多文章抄自於這本書。回憶起那個時候,每個同學有都會有自已的一本記事本,記得還有一些女同學的記事本是帶心型鎖並且是粉紅色的。

在這本記事本中,記載著我的「初戀」、「失戀」及對於某位女生所產生的「幻想「。同時也找到自已現在都帶有的壞習慣:寫文章錯別字和口頭語特多。也是現在不會寫和不敢寫文章的原因之一。雖然忘記了記事本裡面的女主人翁是誰,但那是個值得珍惜及回憶的年齡。於是,對於本人當時寫的「文章」當然要與大家分享。這些「文章」中錯別字特多或是用詞不當,大家當看笑話看可以了,開心一下。而以下文章均為當初「原創」,括號中的字詞是現在添加,希望大家能「真正」讀懂原文。呵呵。

一、日記兩篇:
1、1996年5月17日 星期五
今日,我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週身不舒服,頭又不發燒。但我總覺得有一股氣在心裡打轉,不能安靜下來,可能今天上午同同班的某一女同學吵架吧。

作為一個男人,為什麼同一個女孩吵架,男人太(大)丈夫,女人對你有什麼不對,你因(應)該大人有大量,就覺得(當)這個女人不存在不就行了嗎?為什麼一定要吵,但女人那種嬌聲嬌氣….會今(令)我這男人反感呢!

有誰能來解釋這件事呢。我不知道。

2、1996年5月18日 星期六
在這細雨之下,我慢慢地走在這潤濕的公路上,無目的地行走。

「鈴鈴…」一陣車鈴從背後傳來。我正想回望,車已經從身邊擦過。我沒有去理她,只不過她停下來驚奇地問:「下雨了,你為什麼不走。」「我喜歡,因為雨給我一個清涼地(的)感覺。」
之後我覺得這事來得驚奇,也在這個雨天我們認知。

這一切都是錯。

二、一篇不知是抄還是寫的文章
標題:為你心醉

我們之間不再有言語了,究竟為什第呢
好幾次,我們在人群中擦肩而過,猶如陌生人一樣,那一刻,我好心痛。卻始終讀不懂你深邃的雙眸,還有你眼中的那份冷漠。
忘不了,那個有月亮的晚上,我們佇立窗前談了好久。談過去,談將來,談人生,談社會。總之,談了好久,好多。那一晚,我好開心,好快樂。第一次單獨與個女孩子談了這麼久,而這個人居然是你。月光下,你臉上燦爛的微笑,還有你那深邃雙眸,你的一切一切,都令我為你心醉。

三、不知是散文還是日記兩篇
1、標題:小路

夜、靜、青(不知是不是當時古龍的武俠小說看多了)。
在這條定靜的小路上只有我。我抬頭望天唉聲歎氣。過去,這條小路有我,有笑、歡樂還有你在此產生(不明白當然為什麼用產生這個詞)。那時多麼浪漫,又多麼溫馨,多麼快樂,充滿了愛情故事(臉紅當中…),因為你的伴行。

這個時候,在這條小路上,我已經沒有你的陪伴,那些浪漫,溫馨,快樂因此沒有。還有你那張笑臉也沒有。只有那些星星在同我訴情,只有那月亮的安慰,只有那悵憫(這個詞我現在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了?)的感覺圍繞著我的四周。過去,這條小路是多麼平垣(坦)。走過這條小路,你我總是覺得時間那麼快。這時,這條小路沒有地麼平平垣(坦)了,而且處處都好像有愛情陷阱(我暈)。而且走在這條小路長(上),總是感得路的盡頭是那麼的遙動(遠)。這是為什麼呢?因為你已經離我遠去。

曾記得,你我在這條小路相識。你我相識之後,這條小路充滿了快樂與歌聲。

曾記得,你我相約在這條小路盡頭的那顆龍眼樹的那種情景,你是那麼開心,我是那麼開朗(我暈倒…)。

為什麼我們分手又在這條小路上呢?而讓我對這條小路有愛有厭(恨)!為什麼。

今天是你的生日,你還記得吧!我還記得,因為去年你的生日在這條小路同我一起過的,為什麼?我想你還記得。因為我同你是同年同月同日出生(怎麼好像是在演連續劇呀…)。你那時對我說,可能上天給我們的緣份,讓我們這一對同年同月同日的情侶在一起(我忍不住了,狂笑一下….)。那時我又答,上天對我們不薄。你只是微微一笑。

走到這條小路盡頭我們相約的龍眼樹的地方。龍眼樹已經倒下,好像在告訴我,我同你的情到此結終(終結)。我不再敢在這條小路停留。因此,自已跑回家寫了這篇文章來消滅我對你的相思。

夜、靜、清—-
96年11月20日寫

2、標題:折成的花

這是一朵特殊的花。

特殊—因為它不是從花草開的,而是經過一個美如天仙的女人所折(誰這麼厲害呀,我忘記了)。可(或)許你認為這麼普通,也可能我在誇張,但也真實。因為它在我心目中美比天仙好,貌比女神靚。而且是一個純潔,斯文,令男人見了都喜歡的女人。可能女人不能用斯文這個詞來修飾,都怪我的語文水平低。對了,她還一個苗條的身材,可能這說也是多餘。因此我講這朵花特殊。

可能你會說,這樣令男人見了都喜歡的女人,我一定不泡到(泡不到)她。這是正確也是否定。因為她呈(曾)經在一個黑夜告訴我,她是很多,是一個令男人見了都喜歡的女人,但她人們眼目中的浪女。她還告訴我,她雖然同我在一起,但那不(代)表愛情,而表示友情。她的未來的道路和她自已的願望(這句話不知是什麼意思)。她所告訴我的一切,自已默默成(承)認,我同她之間只是友情。

也是在那個黑夜,這朵花是她用自已最喜歡的那條黃色帶子折成。這朵花會讓我記得她所講的話。
96.11.24寫

四、一篇虛構的小說或是散文
標題:假話

在這小河邊,你忽然部我是否終(鍾)意你。我只輕輕一笑。你那羞得紅粉的面正在等待我的回答。我只回答,我們倆是朋友。既時,你雙眸流出淚珠,一邊搖頭,一邊後腿(退)—你說假話,你說假話,抱面而去。(呵呵,深受瓊瑤亞姨的毒害呀。)

我只望著你遠去,微微地笑。

晚上,我打電話給你(那時一個村子裡只有一兩戶人有電話),你的回聲卻有點沙啞。我問,今晚是否還可以在老地方見。你只(說),好吧。就關上了機。

八點了,我站在老地方看你來的方向,那方向只有淡黃的燈光(農村或是小鎮那裡沒有路燈)。沒有你的身影,啊(過於誇張了,這那是歎氣聲呀)…..看到自已手中的玫瑰歎了口氣,失敗,完全失敗(看周星馳電影學的台詞)。我蹲了下去,抱著自已的頭(當時一個,可以抱別人的頭呢???)歎氣—唉。

輝,你幹什麼呀!你來了,我聽見你的聲音站了起來,把手中的玫瑰遞(原文是不是走之部,而是錯別字,左邊一個提手部,右邊一個弟弟的弟)給你。終(鍾)意嗎?不終(鍾)意,只不過很喜歡。你好壞呀!
(全文完)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