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熟了

昨天父親來電話告知早上去醫院檢查,之前尿道的那個結石已排下,並且腎的那個差不多有手指大小的結石昨天也碎了,還剩下兩個幾毫米的結石等過二十多天再去醫院檢查後做磁共振碎掉。電話中父親還感歎為什麼這幾年有那麼多人有結石,村裡的中年男人沒有那個沒有過尿道結石或腎結石。電話最後還是與往常一樣,叫我不擔心,安心工作。

上個月送母親回家,一是當時父親要去醫院做磁共振碎石小手術,因為結石讓他疼痛得無法正常幹活,二是荔枝收穫季節也快到了,想母親回去照顧好父親,同時在收摘荔枝時幫上父親的忙。到家的第二天陪同父親去醫院碎掉尿道的那個結石,醫生囑咐一周內不能幹重活及大幅度彎腰。第三天我又匆忙接上孩子的外公外婆後趕回廣州,因為小孩需要有人照看。

往後基本每天一個電話,問問父親手術後身體恢復怎樣,父親總是在電話中說沒事沒事,放心可以了。但在掛電話後再給母親電話得知手術後父親的肚子總是不舒服,難受,只是父親不說而已。加上荔枝快要收摘,還需要噴一次農藥,父親與母親一直在忙上忙下。再過幾天母親電話告知父親身體恢復了,讓我放心。

荔枝收穫季節每家每戶都是非常辛苦,因為收穫季節只是短短的二十多天,二十多天後還掛在樹上的荔技也因熟透落地而爛掉。於是每家每戶都是零晨三點就起床弄早飯,吃完後摸黑上山去收摘荔枝,到山上後只是早上五點。先爬山再爬樹,在南方這個時候也是梅雨季節,樹很滑,所以每年收穫季節時爾會傳來那家誰誰又摔斷骨頭。在父親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的情況下,又有另一事情發生,在下山的時候,摩托車載著一籮擔荔枝同時母親還坐在上面,父親的一個不小心,車子衝到路邊排水溝,母親摔了一下,右手骨頭斷了。

當天晚上,還是表姐偷偷電話告知,事後唯有在電話裡責怪父親一通,後來想想我責怪又有何用呢?又能幫上什麼呢?週末很想回去看看,父母雙親都說不用回去,一是已成現實,醫生說只需要休養半年就能恢復,二是回去又幫不什麼,反而會添加父親的負擔,因為還忙著收摘荔枝。唯有在電話裡囑咐父親在收摘荔枝時小心點和安慰母親好好休養。

心裡總是掛念,下班後總是一掛電話回去,問問這聊聊那,心裡也總是覺得虧欠父母雙親什麼,養兒至今都沒有給雙老分擔什麼,反而時給兩老增回麻煩,如:需要母親在廣州照顧孩子,而父親總是一人在外務工或是在農村照看爺爺奶奶。

因為母親右手的骨折,父親壓力更大,忙著收摘荔枝之餘還要忙著照顧母親,如敷草藥、做飯、洗衣等等。也是因為母親右手的骨折,勞動力不足,在荔技收摘期間每家每戶都在忙碌,想請人幫忙更加是不可能。雖然已有表姐與她同事幫忙,但必竟從北方過來,沒有習慣這邊的水土及勞動重量,父親說兩人加在一起的勞動力抵不上原來母親一個人的勞動力。在與母親通電話得知,由於父親的忙碌,腰又開始疼了。晚上父親去村裡的赤腳醫生那裡打針,第二天又上山去收摘荔技,赤腳醫生說是腰肌勞損。

兩個姑姑也忙著自家的荔枝收摘,幫不上忙,父親非常著急,因為荔枝已熟透並且落地不少。有時下班給父親電話時他還在山上收摘荔枝,有氣沒力或是充滿火氣地聊兩句就掛電話。那天晚上八點多給電話父親,以為這個時候父親應該回到家裡休息一會,但是接到電話時才知道剛剛到家,電話中我只是安慰父親,叫他慢慢來,能收摘多少就是多少,沒有必要把身體弄垮了。

電話那邊父親一聽,壓著多天的怒火就起來了,說我是城裡人了,不在乎那些錢了,說我說話說得輕鬆,現在荔枝掉得滿地而我卻在說風涼話。也許因為我知道的太少或幫不上忙心裡愧疚,再聊幾句後在父親充滿火藥味的話語中掛了電話。但無論怎樣心裡總是不安,過了十多分鐘再拔打母親的手機,母親的聲音從電話那邊傳來,我感覺到她聲調與往常一樣,或是父親又把心中的怒火燃燒到母親的身上。我問,媽,你怎麼啦?與爸吵架了?媽說,吵什麼吵,有什麼吵,不就是我右手斷了嗎?父親此時剛好走過母親身邊,一把搶過手機又與我吵了起來。

說我每天打電話回去有什麼用,又幫不上忙,說的全是沒用的話,做好自已的事情可以了,不需要擔心他們。還說荔枝熟了就落地,有人就好辦,沒有勞動力就沒法子,大不了明年再來過,而有一些東西與事情時間過了就是過了,再也追不回來等等等。其實我明白父親想說什麼,但受不了父親每句話裡總是晚藏著針,不由地回了一些話,然後說大家都累了,不說了。掛了電話。

開車回到樓下的停車場,一個人在車裡呆了一個小時,想了很多。父親在我讀高中時就從廣州回到農村,近幾年所發生的事情,令父親一下子蒼老了許多,身體也差了許多,時不時感冒或是腰酸背痛,頭髮也掉了許多。也因為有一些事情的打擊,父親沉默了許多,對於我,父親總是心存責怪與希望。但無論怎樣,我們父子之前吵架吵了就吵,但理解父親所面對的壓力與心事。

荔枝終於收摘完了,實際收摘的只有三份之二,剩下的三份之一掛在樹上熟透落地爛掉。收摘完荔枝後父親休息了三天,然後又上山把荔枝樹那些枝丫砍掉及修剪好才去醫院做檢查。檢查完後又隨便把腎的那個比較大的結石碎了,出醫院後給我電話,告訴我早上去醫院檢查,之前尿道的那個結石已排下,並且腎的那個差不多有手指大小的結石昨天也碎了,還剩下兩個幾毫米的結石等過二十多天再去醫院檢查後做磁共振碎掉。

22 thoughts on “荔枝熟了

  1. 勺子

    看完前面幾段都沒有出現荔枝,直把我給急壞了。明白你的意思了,大概我們是同病相憐吧,

    我在《歸去來兮》一文中也表達過這樣的意思:

    小叔打破了常規,坦言說,你呀,還好是當年多讀了幾年書,要不然以你的身子骨在這山溝溝裡捉田還真是吃不住的。你們現如今在城市裡生活好了,可是對你父母來說,你還不如對門那小學都沒讀完就捉了田的XX,他在家裡,平時再怎麼游手好閒,也罷,至少農忙時可幫家裡一把手,如果家裡遭人欺負了也有兒子出來說話、撐腰,生病了,有人領著去看郎中,而你,一年四季天南海北的,父母卻是得不到你一點的幫助和照顧。。。。

    回復
    1. 佐仔 文章作者

      老有所依,老而無依,一個現實卻沉重的話題,一個不想想也不敢直視的問題。

      荔枝熟了,也只是短短二十多天熟透就落地。

      回復
  2. kekeyao

    看著讓人覺得很傷感。想到了教父裡的那句經典台詞:「你花時間和你的家人在一起嗎? 我當然有. 很好!不照顧家人的男人,根本算不上是個男人! 」
    而事實是,現實的中國有多少男人?

    回復
          1. kekeyao

            我昨天看完的時候一直在想,你有沒有考慮休幾天年假回去幫忙采荔枝?其實父輩或者祖輩是絕對不會眼睜睜地看著成熟的作物壞掉的,我爺爺奶奶已經快80了,還是堅持要在家裡種幾畝地,一年下來水稻、小麥、棉花加起來雖然不多,但是對他們來說確實是很累有,每年農忙的時候,我父親和小叔在經商,會回去幫忙噴農藥、收割水稻(現在全都用機械了),其實也只有幾天時間。

            回復
            1. 佐仔 文章作者

              想回去的,文章也一筆帶過。但父母知道我中學出來讀書之後就沒有幹過農活,回去實在幹不了什麼,二是父母也知道如果我回去,電話也總是響個不停,無法安心幫忙,三是父母更加心疼因我回去幫忙的那幾天損失的錢。

              可能是工作性質原因,所以父母親寧願出錢請人也不願意我回去。

              所以心中總是愧疚!

  3. ChoJemmy

    現在還體會不到你的心情。我外公外婆七八十歲了,總在老家要種花生,上年回去幫他們扯落花生,累得半死,就兩籮筐花生…但他們還是想搞。我覺得這個是證明他們存在的方式,不關乎錢。有能力做事,他們就很安心。

    回復
  4. cly

    那些年,爸爸媽媽在武漢一個破舊沒有秩序的水產市場開一個小賣部,他們只對我說,其他都好,就是人雜吵鬧,睡不好覺,但這裡錢好掙。爸爸媽媽都是農民,沒有退休工資,雖然我極力邀請他們和我一起過,但他們總覺得自己是負擔,總覺得身體好的時候不應該麻煩我,這就是父母,寧願自己吃苦受勞就是不讓子女吃一點苦,一丁點也不行,中國父母是最偉大。
    當兒子出生後,我又極力邀請他們過來看孫子,這回他們沒有了借口,現在一家5口其樂融融,有時候也磕磕碰碰,但不管怎麼說我們在一起,孝敬好我們的父母。

    回復
    1. 佐仔

      幸福的一家子,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同樣的道理。只是我爸不想長期閒著,老是自已找一些活來幹,每次我都是叫他量力而為。

      回復
  5. 民工

    出了村,進了城。但是老家的根,還是在那裡;還有父母,依舊在那片土地上勤勞耕耘。孩子不在身邊,這是很多進城青年的最重牽掛。滿篇孝心,祝你父母健康順利。

    回復
  6. CSA

    說實話,我沒看完,看到你寫到你父親生氣了那一段。
    看到這裡我覺得挺意外的,孩子關心不是很好嗎,為什麼要生氣呢?
    可又一想,我就明白了。有時候我們在外,光打打電話,我們以為是做到了,可在父母看來還不夠。尤其是孩子們大了之後,父母的期許也多了,如果沒有什麼事情倒還好,一旦真有事情了,父母也是有自己的想法和脾氣的。
    吵架歸吵架,吵架說明是在乎,心裡有,誰也不會跟大街上一個陌生人吵架。
    越是親近的人,我們對他們的期許和要求就越是苛刻,挺奇怪的哈!

    回復
    1. 佐仔 文章作者

      首先非常感謝你認真的留言。

      其實我們很多時候沒有真正瞭解父母親真實的想法,就像你所說的一樣,以為打打電話問候一聲就夠了。

      而我被父親責罵,更多是因為我不瞭解他辛苦一年所得的勞動成果這樣因為無人幫忙白白熟透落地的那種心情,而我的所謂安慰無疑是火中加油。

      你所說得非常對。有事沒事回去坐坐永遠比每天一個電話要好。

      回復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