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故事的人:小胖的夢

我是小胖在這個城市唯一一個隨叫隨到的酒飯朋友,他也是我在這個城市唯一隨叫隨到的酒飯朋友,之所以叫酒飯朋友,因為我們倆聚在一起,不是喝酒就是吃飯。小胖曾笑說,下輩子我投胎做女人,到時再聚除了喝酒吃飯外還可以上床。一陣雞皮疙瘩。

其實與朋友聚在一起不外乎就是吃飯、喝酒、扯牛皮;但在朋友當中,總會有那麼一兩個朋友聚在一起時除了吃飯、喝酒、扯年皮之外,還可以聊聊工作或者知心話。這樣的朋友女女之間稱為閨蜜,男女之間稱為知已,而男男之間稱為死黨或者像小胖所說的酒飯朋友。

無論如何稱呼,與死黨相聚總是一個快樂的事,更何況像小胖這種樂於分享與耐心凝聽並且樂觀向上的死黨呢?但樂觀向上的死黨有時也會向我訴說一些令人傷心話題,如今天。

小胖把自已深埋在沙發上,開始訴說著那個令他傷心不已的夢:

夢的其它情節在醒來時就已忘記,但這個夢中有那個一個情節已深深留在腦海,那是一個鄉下的敬老院,很像自已家鄉鎮上的那個敬老院。敬老院處於公路盡頭的山坡上,從公路往上望,看到一個風燭老人坐在輪椅上,潛意識告訴我,那個風燭老人的護工把他推到敬老院大門後轉頭就忙其它去了。

敬老院,舊而爛,就如老人,隨時都有可能倒下,在夕陽之下,顯得更為蒼桑與殘舊。由於公路盡頭是敬老院,所以周圍也沒有其它建築,而公路兩邊是一片稻田。也是由於敬老院處於小鎮的偏角處,公路也少人車通行,所以路基佈滿野草,野草延到路面,那條公路此時更像小道。

周圍很靜,夕陽,細風,敬老院、孤獨的風燭老人。突然之間覺得這位火燭老人似曾相識,並且與他心靈相通,知道他想什麼。他想揮揮手,但已中風的手不再聽他使喚,他想說聲常來看看,但喉嚨只發出那種嘶啞啊啊聲,沒有知道他想表達什麼。

但我知道,風燭老人想與前來探望他的女兒與外孫女揮揮手,說聲再見或是再坐一會。但老人已表達不出來,順著老人的眼光往公路下望,一個中年女人拖著一個小女孩。中年女人默默地往前,而小女孩回頭望了望老人,並且正向老人揮著手。

潛意識再次告訴我,風燭老人就是年邁的我,那中年女人和小女孩是我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中年女人就是我的女兒,那個小女孩就是我的外孫女。此時我與風燭老人好像歸為一體,我想與外孫女揮揮手,說聲再見,我想與女兒說聲再坐一會或是常來看看。

但我無力揮手,無聲說話,啊啊啊…是我唯一發出聲音。女兒與外孫女慢慢走遠,此時那種非常強烈的孤獨感與無助感湧上心頭,我後悔…我無助…我想女兒多陪我一會,想外孫女再與我跳個舞或是喝首歌,我拚命一叫:啊….

這就是夢深留在腦海的情節,我在啊聲中醒來,淚流滿臉,傷心不已…但那強烈的孤獨感與無助感依然存留心頭。小胖說完後把桌面那杯啤酒狂灌入口,然後再把自已深埋沙發上,轉過頭望向窗外,偷偷地抹去眼角的淚水。

我也望向窗外。窗外,車水馬龍,人來人往,在霓虹燈光之下,行人顯得那樣的孤獨與有故事。回頭幫小胖與自已把酒滿上,拿起酒杯碰了碰小胖的杯了,說聲,喝了吧…


後記:這是有故事的人第二篇,之前曾寫過:有故事的人–小胖、小高。 本文只是一個故事。請朋友們不要對號入座,謝謝。

19 thoughts on “有故事的人:小胖的夢

  1. 忘想

    朋友難得,我發覺,自己心裡還真正的還沒有一個朋友,太孤獨了,曾經以前年少時候有不少朋友,那時過得很輕鬆,現在成家了,連個酒飯朋友也沒有,博主還是有很多故事的,很是羨慕.

    回復
  2. 米修

    我如果能記得我的夢,一定把他們都記下來,可惜清醒之後都沒了影蹤,勉強記下的,早已少了味、變了味,沒了夢中的讓自己情緒波動如此激烈的神奇東西。很多時候,我會自以為已喪失了感官知覺,無情無意如石土,唯在夢中,才感覺到自己是如此鮮艷地活著。

    回復
    1. 佐仔 文章作者

      歡迎米修前來本人博客留言,你的博客我可是長期訂閱閱讀的,非常佩服你日常所寫的那些長文。

      無情無意如石土,有時我希望自己有此境界,但做不到,所以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並且有些分不清是夢還是現實!

      回復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