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廣州的第一個春節

佐仔網絡

於2003年1月時,我的學業進入實習時期,所謂的實習對於我們這些在一線院校的學生來說都是找工作。我於2003年1月,學校放假以後,回家呆上三天,一人拿著爸給我的600元錢就來到廣州,開始了我的社會生涯,我記得到到廣州時,廣州下著一場很大的雨。我是在天河北站下的車。拿著裝著兩套衣服的小包,站在體育東路時,面對著中信廣場與四周的高樓大廈,有點無助的感覺。

為一找個電話亭,我從天河北走到廣州電腦城,在電腦城門前的那個紅棉電話亭打了兩個電話,一個是向家裡報道,我到達了廣州,一個是打給在廣州一位我不認識的堂叔,告訴他我到廣州了,怎樣才可以到達他家。此時,天還是下著雨,我全身已濕透。看著體育東路來往的車輛,我不知應坐上那一輛車。最後,我還是抬手叫了一輛的士,花了25元錢才到白雲區醫院,後來我才知道我給兜路了,其實從體育東到白雲區醫院最多也只需要15元。

我就這樣一個人來到了廣州,一個怎樣也無法讓我有歸屬感的城市。

隨後找工作,一個周未跑上三家人才市場:南方人才市場,購書中心6樓的招聘會,火車東路的招聘會。門票花上80元,但全部只投了5份簡歷。全都是招業務員的,而我學的是網絡工程,招聘會上對IT人員的需求非常之少。別人不是說學計算機的找工作容易找嗎?為何會這樣呢?沒有人回答我。不過在週一的時候,我還是接到幾個招聘電話。一家是在龍苑大廈一家做觸摸屏的,公司人員還不少,我還記得給我面試的是一位雙眼通紅的台灣老闆,問了我很多與專業無關的知識。面對那位雙眼通紅的台灣老闆時,我在想,他不會昨晚去那裡吃花酒,一夜沒睡吧。當時我還為自已忽然有這個想法而好笑。但是最後我還是沒有在這一家公司工作,因為第一天上班的上午,沒有一位員工或是管理人員叫我做一些什麼,最可恨的是中午,大家都去吃飯了而沒有一個人通知我。還有幾家公司都是招一個業務員與裝機工,最後我選上了一家加上我只有5人的公司,技術工程師就是我,技術經理也是我,呵呵。

我還清楚地記得是在1月27號接到這家公司的通知,叫我在春節過後的2月12號上班。這時離過春節還只有2天時間。我有一個打算,今天春節不回家。真正的原因是我身上還只有200元錢,需回車的路費還有,覺得來回的車費太貴了。年三十晚,我那堂叔過他姐那裡吃團年飯了,住處只有我與一位根本不認識的女人,一位我堂叔前幾天不知從那裡半夜帶回來的女人。兩人在市場上買了半個雞,一些菜,隨意做著就算是團年飯了,但我根本沒有任何團年飯的感覺。晚上電視播放的都是春節的快樂,我也無法體會到春節的快樂,這是我從小到大,第一次春節不回家。那晚我很早就睡在廳裡的那張沙發上(這張沙發我可睡了上10個月)。

第二天,很早就起來了,因為我無法睡下去了。出門想去體會一下廣州春節的氣氛,誰知體會到的只是冷冷清清,開始還以為是大家都還沒有起來,後來才明白,過年大家都回家,這個熱鬧的城市也只有這個時間才是比較平靜的。在沙河隨便上了一輛公交車,到動物園站才有一點熱鬧,大人小孩排著長龍。一個人沒有任何目的,沒有在中途下站,車一直開到火車站。此時的火車站也是冷冷清清的,只有一些沒有買得到火車票的人群。一個人在火車廣場上走來走去,還引起了警察叔叔們的注意,有一位警察叔叔向我走來,我快步地逃離了廣場。

隨意地走到省汽車站,人無由地走了進去,坐在冷冷清清的候車室到了下午三點,此時的我還忘了中午飯還沒有吃。當然想走出去的時候,腳步卻不由地走向售票處,買上了一張回家的車票,45元。便宜得讓我無法相信,昨天還是170多的。

就這樣,我在廣州過了我第一個春節,但是我還是回家了,暫時離開了這個沒有讓我有歸屬感的城市。

今天過年你回家嗎?還是回去吧,如果你的家不在廣州。

此文只是一篇回憶錄,以此記錄我的第一個在廣州的春節。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